母親的泣聲
  一
  一個女人的泣聲,是一部生活的血淚史。嘆盡生活的苦難,嘆盡責任的牽掛,嘆盡未來的渺茫和希望,還有對兒女的祝福。
  母愛的偉大,總是在無限的關懷中,讓我們憶起往事,感受那一次次的苦盡甘來。每一次的每一次,我都像對大地的傾聽一樣的傾聽著母親的故事,在母親的淚水與哽咽中明白愛的純真,愛的真誠,還有愛帶給母親的,在那些艱難苦澀的歲月中生活下來的堅定理由。我想說的是,我學會對萬物,對大地的聆聽,是母親恩賜的,是從聆聽母親的故事中領悟到的。每一次,我總是無言以對,對于大地的滄桑,母親悲苦的一生,還有母親為愛付出的那些責任,是血的鮮紅,是淚的苦澀與蒼白,我只能默默的靜聽那份訴說,靜靜的與母親一遍又一遍的回憶那些真實發生過的愛恨情愁,那些母親生活的卑微史。
  我知道,母親在泄憤著對父親太多的不滿,也是在感嘆自己可憐而又可悲的一生,在尋找一份精神的依托,我知道,那份情太苦,憋在心中,母親會發慌,會更加的無助。看著那滿臉的淚水,看著母親每一次哭紅的捷電生無線電對講機雙眼,看著母親漸漸蒼老的臉,有誰曾想過,我的母親,她也曾紅過一時,驕傲過、自豪過一時,她也有著青春年少時少女的美好夢想、愿望、活力、開朗,有一副好的歌喉,在苗族人的盛宴中,在青春萌動的年代里,傾倒過多少少年的心,唱響那無邊無際而遙遠的美妙歌聲。在“花山場”的競技場上,母親曾經的身姿,曾經的歌聲,不知迷倒過多少仰望她尊容的少年。有誰想過,我的母親在山的懷抱中也曾經唱響一代苗族人的心聲,唱響過一代苗族人的悲歡離合,也曾經有過遠赴他鄉,成就夢想的機會。那是母親回憶起來特別單純,也特別高興和幸福的日子,那是一段充滿凱歌般的歡樂史,讓步入中年的母親至今也難以忘懷。
  母親的歌聲在“花山場”上牽動人心,更飄向遠方,如白云般,懷念過天空的蔚藍,如樹木,依偎著大山的純樸。在一片嘩然中,在一片又一片的掌聲中,母親少女的歌喉曾經給自己帶來過好運,在歷史的巧合中譜寫過自己光輝的一頁,也在歷史的巧合與父輩們的雲平洗碗機天台HP印表機無知中戛然而止。在56 個民族同是一家的倡導中,母親被選中,唯一需要的是翻山越嶺,走出大山,把她的歌聲再唱遠一點,唱遍整個中國,唱遍這個大地,用苗族人自己的語言唱出苗族人自己真實的心聲。在那一刻,母親的夢想幾乎就要成真了,因為她得天獨厚的歌聲與容貌,都那么的無人能敵,她在當地的名聲無人不知,是不二的人選。然而,讓人遺憾的事也往往會在那一刻發生,然后把一個人帶向萬丈深淵,帶向毀滅,從此只能孤芳自賞,只能在自己的追悔與辛酸中唱著悲歌。
  沒有見過世面,沒有見過平原的開闊,沒有走出過深山雨林,趕不上歷史步伐長流的外祖父外祖母,在那些母親被選中的日子里糾結了。他們找來人商量,最后得出結論,認定母親此番遠行,必然要歷盡千辛萬苦,必然要從此一個人孤單無助,身邊不能沒有一個親人。他們最終決定要讓母親的一個堂妹陪伴左右一同前往,能相互有個照顧,了卻異鄉的孤獨。因為長騰通訊模具製造定宇招牌此番遠去,天外茫茫,何時是歸家之日。來人明確表示只能帶走母親,不能多帶一個人,并且保證會照顧好母親,保證母親不會孤單,母親不是一個人,母親會在外面認識很多新的朋友。但外祖父母堅決要讓兩個人一起才能放行,在雙方不斷的交談與拉鋸戰中,最終誰也說服不了誰。母親的夢想就那樣的被扼殺在了未成雛形的搖籃里。
  每當回憶到此,母親都會長嘆一聲,埋怨外祖父外祖母幾句,在母親與外祖父母相互深愛的漫長歲月中,母親對外祖父母的關懷和愛,外祖父母對母親的呵護都是無微不至的,即便這樣深刻的愛中,母親也藏有那一天的怨言。畢竟,母親的人生因有此而沒有無怨無悔過,畢竟少女的夢想曾經在心中綻放過,而且曾經那么近在咫尺的真實過,但又被無情的封殺了。
  這是母親一生最大的遺恨,對母親的影響深刻而劇烈。訴完這段光輝歷,在母親后來的生活細流與苦澀中,在母親人生的轉折中,經歷了母親跌宕起伏的大半生。母親會停下來,擦干眼淚,然后堅定的對我說,只恨她的父母太笨太傻,她絕不會成為孩子們遠行,追求夢想的絆腳石,有的只會是全力以赴的支持和鼓勵,即使最終,自己的孩子只是一個人迥然于異鄉,她也要堅決的放行,不怕他孤單,她不會讓自己的故事與歷史,在自己孩子們的身上重演。母親這樣的話,來源于生活的刺痛,來源于自己人生的教訓,來源于外祖父母的教訓,這樣現實的教訓實在太深刻太殘酷,讓母親一生從此彎下了腰,一生無奈。母親在萬劫不復的生活中悟出了教育的最終本質,愛兒女,不是攥在手心上,留在身邊,而是要堅決放開,讓孩子們自由的去飛翔,去尋找自己的方向和夢想。
  二
  接著,就是母親一生苦難的開始。母親在自己的歌聲中遇到了父親。那個時候,風華正茂的父親,是一個地方的秀才,全縣苗族人唯一的高中生,前途無量。
  母親不乏追求者,她選擇了父親,是因為當時看中了他的潛能,就算父親沒有走上為官之道,在那樣缺乏人才的年代里,總不至于面朝土北朝天的苦一輩子吧。然而,母親看錯了人,最終恰恰只能下地務農。
  在遇到母親之前,父親曾經深愛過一個女人,那個女人最終沒有和父親結婚,原因是嫌棄父親家是山里的,而且是一個到處布滿了石頭的村莊。后來那個女人嫁給了一個憨厚老實而且本分,沒有知識文化,只能誠實干活,出生在平壩地區的安德肉毒桿菌徐永康眼袋手術男人。可面對憨厚的丈夫,這個女人又有太多的不甘心,她和丈夫生有兩個兒子后便與別人私奔了。幾年過后,當兩個孩子懂事了,她又一個人可憐兮兮的回來。丈夫想,總不能讓兩個孩子一直沒有母親吧,所以原諒了她,孩子們也漸漸的接受了她。可是,狗到天邊改不了吃屎,娼到死不忘偷漢。這個女人,依舊不甘心這樣太過于平淡的日子,幾年后跟著一個外省的男人走了。當她再次回來的時候,兩個孩子都已經二十多歲了,面對這個家庭,她有的只是陌生。此時,她有臉回來,丈夫與孩子們卻早已沒有臉再和她相認,他們拒絕讓她進家門。
  但,對于一個曾經萬種風情,美麗過一時的女人,她總是有辦法和男人混到一起的。可悲的是,這一次,她勾引了自己妹妹的丈夫。又一個家庭不幸的開始,這個男人拋家棄子,在沒有和妻子離婚的情況下,與這個女人出走了,拜倒在她風韻的石榴裙下。最后,這個男人為了讓這個女人過得好一點,有風韻一點,風光一點,居然走上了偷盜的路。結局是悲哀的,終于有一天,他們一起去偷東西時被雙雙抓獲。面對質問,可憐的男人得到只是一句話:我是被他逼著這樣做的,如果我不這樣做,他就要殺了我,我是無辜的。
  等警察來的時候,男人已死在亂刀下,女人早已遠走高飛,收尸的卻是妹妹。到此,關于這個只為自己而活的女人的故事,在母親的回憶中才結束。
  我知道母親為何要講這樣的一個很長很長的插曲,因為正是這個插曲,讓父親拋家棄子,冷酷無情,對母親和泰林電子秤厚誼電動推桿孩子們不僅拳打腳踢,還永無休止的辱罵。正是那幾年那個女人第一次開始與別人私奔的時間里,父親也人間蒸發了一般,教書不好好的,沒錢了回家拿東西去賣,甚至把母親辛辛苦苦私藏起來的錢翻出來拿走。
  遇到這樣的一個負心漢,這樣一個無賴的丈夫,母親明確的告訴我,她曾經不止一次的想到死,然后一了百了。母親每次說到這,就會轉過臉,抬起眼,認真的看著我。這個時候,母親的眼神才從最痛苦的深淵中擠出一點幸福的光亮來。她說,如果自己那樣的死了,你們怎么辦?
  母親見過很多例子,不要說夫妻尚在人間時有婚外情的了,即便恩愛,妻子死后,丈夫重娶,繼母有幾個對孩子好,丈夫還能繼續對孩子好的。母親說,關于這樣的問題,她想都不敢想,要苦就苦她這一輩子吧,我不能扔下你們不管。

創作者介紹

一品故事網

hah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