絕望的老人
  那是一個老實巴交的老農民。家里窮,只養育一對子女。勞苦了大半輩子,子女都成家。老人的一瓦遮頂之屋卻慘遭一場大火燒了個精光。老伴也在火災不久后病逝。無奈,老人只能跟著兒子一家生活。因為,古來都是養兒防老,再說女兒婆家也不喜歡窮親戚多來往。老人看上去比實際年齡蒼老很多。那彎彎的腰,背上長很多老人斑。常光著膀子,一條青藍色的布褲,用一條布腰帶攔腰綁著。老人總送些籮籮筐筐給女兒家,這是他會的一門手藝。有時也趕集賣筐,經過女兒家門外的那條小河,看著自己的外孫在河對岸的家門口跳著,高聲叫著外公,也不敢進女兒家門。小孩兒總隔著河對著外公喊,奇怪的問老人怎么不過來。長大后,他們會明白。并不是外公不愛他們,而是娘家窮,奶奶對媽媽不好,總怕些窮親戚來拿好處。為了不讓女兒為難,老人總是在河對岸注目相望。叮囑那些小孩兒,要聽話,不要玩水,不要曬太陽`````
  不久后,老人去世了。那一年,那一天,雨下得特別大,像在訴說著無盡的哀怨。那段日子,老人剛是大病初愈。他生了一種叫:“飛蛇”的東西在腰上。環繞了腰一圈。有人說長這種東西在腰上,只要安德玻尿酸 昌旭領帶 (G)
環腰接上個圓圈,人也就沒救了。老人的兒子沒怎么搭理過他,畢竟老人是他的累贅,老人早點死,他早點超生發達,是他一貫堅持的信念。沒錢看醫生,也沒吃藥讓老人的病情很嚴重。腰上的肉,外面都爛了結疤,肉里卻爛得長了蟲子。等老人的女兒去探望的時候,才發現老父親已在垂死邊緣。皮連著衣服,也很難脫下來了。女兒豆大的淚水直掉,留在老人身邊照顧了老人一段日子,才把老人從鬼門關拉了回來。老人一直是個堅強的人,他的話說,是命硬。
  女兒回婆家去了,婆家那邊已經鬧上了天。婆婆以為媳婦偷了多少好東西給娘家了。無謂的戰爭等著女兒她回去面對。兒子跟兒媳婦這邊,平時就刻薄老人,原以為這次老人會歸了西,沒想到還活過來了。老人更是成了眼中釘肉中刺。飯也不讓老人吃了,寧愿倒給雞吃,也不給老人吃。三餐,老人宏濬電磁加熱攪拌器是在外面撿了些桔子皮來煮自己辛苦存下的米,燒成粥吃。有時和著野菜,有時啃些地瓜。在人們平常浪費的食物中,哪一樣對老人來說,都很珍貴,哪怕一片菜葉也是奢侈。他老了,眼花了,找到的野菜不如從前多了。身子骨也一天不如一天了。何況他還要幫著兒子干農活。吃得飽的時候,他還去幫人擔石頭。后來也實在抬不動了,也沒人忍心肯用他了。籮筐也編不了多少了,手腳已都不靈活。有一次,在地里,老人已經挖出了兒子家里的地瓜,裝了滿滿兩筐,這是兒子讓擔去賣的。老人宏濬分光光譜儀實在擔不動了,托人回家喊兒子來擔。誰知道,兒子一來就一頓臭罵。老人只能硬著頭皮去擔。在路上,重得老人兩腿一軟,就跪在路上。沒有任何人上前扶一把,老人的兒子卻眼不見的走開了。老人的淚水無聲的淌下來,隱在臉上滄桑的皺痕中。
  老人最終走上了絕路,他喝農藥自殺了。他兒子謊稱老人病逝,只有老人的女兒見到老人冰冷的身體,表情痛苦,四肢扭曲,承掙扎狀態,臉色青黑,身上又有濃烈的農藥味。才知道老人是服毒自殺的。遺物中,只有一套女兒曾做給老人的一套新布衣,老人一直沒舍得穿。她又悔又恨,卻只能化成無盡的淚水。老人走了,化為一堆塵土。他的子子孫孫在溺愛寵物時,有誰記起老人?當他們浪費食物時,有誰曾想起老人撿桔子皮煲粥?饑寒交迫,病痛折磨沒有擊垮他,是親情冷漠和刻薄逼他走上了絕路。他心里有多少委屈沒有訴說,他就這樣撒手人寰。他等不到他的小孫女、孫子長大,帶他脫離地獄。等不到他們帶他看看戲,聽聽小曲,賞賞月,喝喝茶,聊聊家常,說說話,給他洗洗腳,剪剪指甲``````
  如果說,一顆星星墜落,世界就有一個生命誕生。那么去世的好人,可憐人是否會化成天上的一顆星?每夜望星空,是否有誰發現哪一顆閃爍著,叫人看著忍不住落淚?老人是否也成了其中一顆叫人落淚的星?

創作者介紹

一品故事網

hah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