悲哀的同情 悲觀篇
  我三伯是一位倔強的人。倔強有時會釀成大錯,不僅害了別人,也會害了自己。
  上學對于每個小孩子來說都是向往的,哪怕是我們苗族的小孩,盡管學漢語對于大家是非常困難,依然是渴望著求學的。
  兩位堂哥都上過學,但他們都不爭氣,三伯于是得出結論:上學不成就是光花家里的錢,跟他下地干活才是能吃飯的硬道理。
  于是兩位天天逃學的堂哥連小學都沒有念完就都不愿上了,三伯用鞭子抽他們也無動于衷。
  三伯是封建的,重男輕女。于是我的李大吉廣告招牌彩色輸出等兩個堂妹連學都沒有上,在三伯的思想中女兒永遠是別人的,是要嫁出去的,猶如野飛鴿,不屬于這個家的。
  每當我爸勸三伯讓兩個女兒上學時,他們兄弟準是要吵上一架,往往是我爸無語而落空。生于1957年的父親是當時村里唯一的高中生,對于苗族中的孩子來說,那已經很不容易了。遺憾的是,我父親沒有得到一官半職。三伯看著人家比父親學歷低的許多人都走上了為官的路,他怒了。每當三伯說起這事時,我爸便無語。
  許多時候,我也想不明白我父親現在的迥態。也許我媽的話能解釋一定的道理:你爸閑工資低。現在,我明白了一些既定的事實,我也知道了父親為何一事無成的原因,甚至連種地都到了遠不如三伯的困境。我也徹底明白三伯那句話:讀書沒有用,不讀書照樣吃飯。
  對于我父親,三伯來說,這都造成了他們人生的悲哀。
  到底我成了村里唯一的大學生。我高興,我也失落,但我必須承認事實。我也只是專科生,跟在我后面上學的人,村里面偉士多濕紙巾福安汽車駕訓班一個也沒有。這是值得同情的,也是絕對的一種悲哀。
  在我上學的整個過程中,三伯從沒有伸過援手。幸好我大學時是貸款上的,否則我也成不了村里唯一的大學生。但我從懂事以來,卻從沒有恨過三伯,我有的,也只是同情,還有我內心對他的一片無奈。三伯孤傲,卻顯得無知。可在他自身的思想上,他從不承認對于子女的不公平。
  悠悠的時光中,我不知道自己是怎么孤身一人去求學的,也不知道我父親他們這一輩人是怎樣每天面朝土背朝天的過來的。我卻懷念我的三伯,他讓我從另一面了解了人生。
  去年,是我大學畢業的第一年,我三伯得了肝癌死了。父親沒有告訴我這個消息,連三伯得病的消息我也一無所知。我知道的時候,已經在辦喪事了。掛了電話,晚上9點多了,我木然望著自己租住的小屋的天花板,真的無言,真的無語,淚水不由自主的落了下來。
  母親讓我不要難過,不要哭,可我卻聽到母親哽咽的聲音。我確實三年多沒有回家了,我突然想起。光這一份目前對兒子的思念就可以讓母親抽泣,讓我無聲的流淚。
  大學期間,每逢假期,我都外出打工了,沒有回過家,僅僅因為路費太貴,自己也要掙生活費。
  聽到三伯去世,我自責著。我同情他,也同情自己。我的人生也是一種悲哀,一種凄涼,我對三伯的同情其實也是一種悲哀的同情。我內心深處再也明白不過了。不同的是,我不認輸,我要實現自己的夢想,盡管夢想很遙遠很遙遠。
  三伯勤勞,是我爸他們六兄弟中最勤快的一個,所以他家總是家樂除蟲除白蟻 蓝鲸艺术门過著豐衣足食的日子。勤勞出了名的三伯卻不能駕馭金錢,所以也一直富不起來,從來沒有超過萬元的錢在他家出現過。一家過的是與世無爭的生活,但卻讓村里絕大部分的人羨慕著。大家都是農民,都是下地干活的,所以女人們都讓自己的丈夫向三伯看齊。而聰明的女人,只看中三伯勤勞的那一面,其他方面他真的一點優勢也沒有。
  三伯批評過他的侄子侄女中所有其他上學的,當面嚴厲的批評。他卻從沒有批評過我,當面更是沒有。我想在三伯的內心深處也一定渴望著知識文化。他是非常有毅力的一個人,可惜我父親的從始至終,那些失敗深深的刺痛了三伯的心。他對我爸的絕望,對自己的絕望,最終弄成了對知識文化的絕望。或許這樣說是不對的,三伯只是對我父親的天鍋吃到飽火鍋絕望,對他自己的絕望和對兩位堂哥不爭氣的絕望而已,知識則是他永遠的希望。
  三伯顯然已經不能在與我見面了,但我卻永遠忘不了每次他見到我回去時的興奮。嘴里叼著煙,瞇著眼睛,微笑地看著我的樣子。他的眼神憨厚,樸實,剛毅,堅強,還有太多的善良和驕傲。
  我想在三伯的三統綠豆糕,坐月子餐外送人生歷程上,他自身的角色已經盡力了,他的一生是純樸而精彩的。

創作者介紹

一品故事網

hah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