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使之路
  曾幾何時,我夢想變成天使,展開那對寬大美麗閃著金光的翅膀,飛往夢想的地方。
  莫笑我無知,因那時我并不理解“天使”的真正含義,只是羨慕其擁有超凡的智慧和無限的法力。
  直到那一天,我真的找到了……才真正明白天使無處不在。可悲的是——天使一直伴我左右而渾然不知,還把天使甘心情愿在我成長歲月里傾盡的愛,僅僅視若理所當然……
  也就在那一天,永生難忘的那一天,我的一個天使不辭而別,飛向了遙遠的天際,一個我現在無法到達將來也會去的幻境。
  從那一天以后,我才真正體會到有天使的守護是多么的可貴,而擁有兩個天使更是一件讓人欣慰而又美好的事!也就在那一時刻,我才真正感悟到天使之愛的無尚與崇高!
  春去春又來,花謝還會開。然,我的天使卻是一去不復返。無論我如何渴望,付出所有,皆是枉然。烙印于心的只有追悔莫及的哀思和深切虔誠的祈愿!
  暑往寒來,春節將至,每逢佳節李大吉廣告招牌彩色輸出等倍思親的感受愈加強烈,清晰得甚至可以用手小心翼翼地輕輕觸摸。
  父親離我而去已近一年了,但和父親在一起時的情景卻時常縈繞于腦海,仿佛父親仍在我的身邊,我還可以看見他的身影,聽著隱約回蕩在耳邊的那熟悉的聲音——
   兒時的指尖纏繞著千絲萬縷的愛,“小心路滑,慢慢走……”正是因為父親那一股股炙熱的暖流注入了我的血液,讓我成功地邁出人生的第一步;書聲朗朗的歲月 里,總有一雙大手殷切地整理我的言行,“認真聽老師講課,不要打架……”就是那本經過父親耐心裝訂成的無價的人生之書,讓我學會在大路上奔跑,而不會摔 倒;當我投身祖國的建設,父親那雙時常顫抖的手已是力不從心,可是仍然家里家外的忙忙碌碌,為家人默默耕耘。從那時起我體悟到了什么是忠誠……
  父親的一生很平凡,平凡得像萬木叢中的一棵樹,一棵不被人注意而又閃耀著光輝的樹。
  父親是六十年代的軍人,轉業后分配到家鄉公社的林業站工作。
   當我出生后,家里就有了七口人。在當時,父親微薄的收入對于這一大家子來說,只有糊口之力,絕不會有盈余。故,為了貼補家用,父親不得不利用工作之余, 另謀收入。途徑大致有二:一是打理家中那幾畝田,雖然收獲不多,總體來說貼補了一些家用;再者就是找些臨時的活計掙點小錢,盡管寥寥無幾,但每次都能看到 父親滿足的笑容。父親珍惜偉士多濕紙巾福安汽車駕訓班每一分錢,哪怕只能掙一角也不會輕易放過一個來之不易的機會……
   再后來,我們四個兄弟姐妹陸續上了學,家境則是每況愈下。面對衣食住行四大問題,父親更是不能停歇。在家時,白日里沒看見過父親有坐著喝茶的閑情雅致、 躺下休息的享受時光,而是幫母親打理家中瑣事。記得那時,大米白面這種“奢侈品”只有過年才能吃上一兩頓。目睹家境好的同伴吃著各式各樣的零食,我當然是 望眼欲穿、垂涎欲滴。那時的我最盼望父親出差進城,因為父親出差回來時或許能夠一飽口福,而多半也只是我才會有這樣的福氣。可能是因我來到這世上比較晚, 父親很疼愛我。現在想想真苦了我的哥哥和兩個姐姐。
  在我十一歲那年,奶奶去世了,轉年哥哥就考上了技校并去就讀。雖然家中剩下五口人,但經濟 狀況實則沒有轉機。雖三餐無憂,但想吃點可口的飯菜,也常常是心余力不足。但那時候,父親有時會騎車到十幾里之外的地方釣魚,也不知是不是父親喜歡釣魚, 總之每次都會興高采烈地帶回一些“戰利品”。當看著我們吃上這勝利的果實,父親總是喜上眉梢……現在我才感受到:看到心愛的家人吃到也許早該吃上的東西, 父親會是怎樣的心情。
  轉眼我上了初一,兩個姐姐被迫輟學。為了盡快豐衣足食,在春暖花開時,我們舉家遷到了異地。父親從原來的林業站站長搖身變成了新家所在地的林業技術員。按說前者養家可謂不成問題,但苦于父親就是那么“老八路”,又是公認的“老黃牛”。雖然有增加收入的家樂除蟲除白蟻 蓝鲸艺术门機會,但是父親撇不下那封印于心的清正廉明,所以決然選擇了后者,來到這“荒山野嶺”,原因就是這里有勞動力的用武之地。“用自己雙手打江山”的思想在老革命的骨髓中徹底是深深地扎了根。
   也許父親的選擇是正確的,由于家中勞動力多,當年生活狀況就發生了改善。最記憶猶新的是當年底家中就添置了電視機,盡管是十四寸黑白的,又是擺在臨時的 住所,畢竟是我第一次看到了自家的電視,興奮得好幾夜沒睡好覺。對于已經進入九十年代的家庭來說,有一臺黑白電視機應該不算富裕戶吧。而當一家人坐在一起 看電視的時候,父親欣慰地笑了。
  轉年以后,有了真正的新家。哥哥畢業回了家。接下來是為哥哥辦工作,父親不得不“開了竅”。我想那也許是父親 第一次“背叛”了共產黨。再后來,哥哥成家,兩個姐姐先后出了嫁,家中只剩下我和父母。這期間,我感覺生活水平有了進展。好像能夠有選擇地安排一日三餐 了,但感覺債務并沒有斷,算是年吃年用吧。
  好景不長,在澳門回歸的那年,我們家卻是天降橫禍。父親得了腦出血而住院治療。我想是長期的勞累所 致吧,記憶中父親的雙手好像除了睡覺都是忙碌著的。那次父親的雙手沒斗得過病魔,被迫停了下來,那年父親五十七歲。這種病在當時并非感冒那么簡單,醫生也 讓家里做好準備,即使治好也許不能自理,這些話無疑是晴空霹靂,讓全家為之震動……
  那時的我已經參加工作,種種原因我只去醫院看望過父親一 次。當我見到父親時,父親靜靜地躺在病床上,憔悴的臉龐令人心酸不已,尤其是那雙手,更顯枯瘦。就在那一瞬間,我的心不知放到哪里才能不疼!難以名狀的感 受令我從心底發出一個聲音:父親辛苦一輩子,上天也不會坐視不理的。那一瞬間,我在父親臉上隱約看到了無可奈何的遺憾,我知道那也許是因為我還沒有娶妻生 子。
  也許是家人的誠心感動了上天,賜福于父親,或是因父親行善積德,使閻王爺法外施恩,父親奇跡般地康復了,除了記憶力略有減退,別無大礙。
  如今想來,父親平時很少說這痛那癢的,那次的厄運,多少也是因為他隱瞞不說所致。
  父親康復,全家愉悅。
  當二十一世紀的鐘聲敲響之時,父親的狀態仿佛漸漸地回到了從前。又過了兩年,我家也基本同債務劃清了界線。一年后,我這個當地的老大難就洞房花燭了……
  黨的政策好,光輝似乎偏愛我們家。隨后的五年,生活越來越好。其實父親從康復以后,雙手并沒有停下來,盡管家人時刻提醒中长易小牛頓小小牛頓, 處處呵護,但從父親骨子里流淌的仍然是那些傳統的美德……并且,在后來幾年父親還多了一項活動,就是拉二胡,其實那是父親久違的愛好罷了。用的二胡也是借 人家的,每天吃完晚飯沒事時,他都會很認真地演奏那翻來覆去的旋律。后來我給父親抄了《二泉映月》的曲譜,也是從那時起我才偶爾地刻意聽聽父親的演奏,但 每次似乎也是短暫停留。
  奧運會在北京的這年正月初四,我在外地突然接到父親病重的消息,我慌忙趕回家把父親接到縣醫院救治。經過幾個小時的搶救,父親又一次從手術室出來了,并且醫生說手術很成功。
  這次我們全家都去了。手術當晚我們四個人陪護,因為父親沒有脫離危險。這次和十年前不一樣,在腦頂部下了一個管子。
  麻藥過勁時,父親開始正鋐電腦回收家電回收等昏昏沉沉地掙扎,我能想象得出父親當時是多么地難受,但我們四個人不得不按住他的手腳,不讓他動……
  記得那晚,父親仿佛用盡了全身的力量喊出一句話:“你們這是害我啊!”聽到這句話,我們四個人的眼淚幾乎是同時下來了。是啊,我們這是在做什么啊,為何這樣啊……我的腦海空白了,只剩下眼淚在心里流淌……
  隨后兩天,家人輪流照顧父親。父親有時能睜開眼睛,能看到眼前的人。迷茫的眼神中流淌的是我所說不出的情意。那情意溢滿了整個病房,震蕩著我們每個人的心靈。
   初六的下午,父親病情惡化,悄然離我們而去。除了那晚父親拼命喊出的并讓我終身難忘的話,再沒有留下任何話語。我多想父親能多看我幾眼,跟我說說話,我 陪他老人家聊聊天啊!不管我怎么努力,父親怎樣也不肯閉上那雙剛剛流過淚的眼……在整個搶救過程中,父親只喝到了他今生最后的幾口魚湯!節約了一輩子,勤 勞了一輩子,苦了一輩子,到頭來含淚而去!我的心如刀割、似萬箭穿心的痛!我們這些做兒女的怎能忘記父親在他一生中的付出?不會,永遠也不會。
  告別父親那天,鄉親們來送父親上路,讓他老人家一路走好!我把父親有生以嘉陽大陸海運服務天台HP印表機來真正為自己買的還沒拉幾天的二胡帶在了他的身邊,陪同父親一起到另外一個世界去安心的演奏、快樂的演奏……我想這回父親是真的該歇歇了,他太累了,太累了!
  父親雖然走了,但他的高大形象卻深深印在我的心中,今生今世都不會抹去。
  人生彈指一揮間,萬事皆空幾多留。天長地久有時盡,此情綿綿無絕期。

 

創作者介紹

一品故事網

hah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