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沒有偷家里的錢
  六四年的上學期,我入學不到兩個月的一天上午,快放學時,大弟弟來到學校找我回家,我說快放學了,就等一會兒,他說娘急著找我回家,我只好向我的小老師——馮靜同學請假回家。
  我一回到家,奶奶將我拉到她的身邊,焦急地問我:“你今天偷家里的錢沒有?如果偷了,你就說出來,奶奶給你墊上。”
  “奶奶,我沒有偷家里的錢。”
  奶奶急忙地叫我的大弟弟快去喊我的父親,逼他快跑回家救人,弟弟一聽,就跑了出去。我不明白奶奶的話的意思。急忙問:“奶奶,您叫我的弟弟喊我的父親回來救誰呢?”
  奶奶將我緊緊地抱住,說:“你別離雲平居家提供熱水器,流理台,開奶奶,待會兒你將就會知道的。”
  我的母親走進門,就像老鷹抓小雞似的將我從奶奶的懷里抓過來,挾在腰間,厲聲問:“你為什么要偷家里的五元錢?”
  奶奶說:“吉瑞沒有偷家里的錢,你就原諒他吧。”
  “我沒有偷家里的錢!”我急忙辯解。
  “我問過家里的其他的人,都說沒有拿,我把錢放進蚊帳的口袋里的時候,只有你一人看見,不是你偷的,還有誰?”娘一邊說,一邊將我挾到房子里,一只手將房門關上,拴上門栓,隨手從床架上取下一根繩子,問我:“你偷家里的五元錢干什么?快說,不說,我今天就用手中的細麻繩累死你,算我沒有生你。”
  “大女兒,你就放過吉瑞吧,他沒有偷家里的錢,那五元錢算我偷的,我賠給你,求求你放過吉瑞吧!”奶奶在門外一邊拼命泰盛鋁門窗玻璃行紗窗地撞房門,一邊哀求道。我的兩個弟弟,妹妹在門外求娘不要打我。
  “我根本沒有偷家里的五元錢,你弄死我,我還是沒有偷家里的錢。”我哭著說。
  娘就將細麻繩朝我的脖子上纏,一邊纏一邊說:“你的嘴硬,我不怕。”我的一雙小手死死地護住脖子,娘用力使勁拉細麻繩,我的小手累得生疼。
  “娘,你為了五元錢,真的泰盛鋁門窗玻璃行紗窗要累死自己的兒子?快來人就我!”我拼命地喊著。
  “娘不能留下做賊的兒子。我說過我沒有生下你這個兒子。”我的兩個弟弟和小妹在門外拼命地哭,他們想用哭聲制止我娘別弄死我。
  “大女兒,你就放吉瑞一條命吧。要殺就殺我吧。”奶奶在門外哀求道,仍然拼命地撞門,她是七十多歲的老人了,怎會將門撞開的?
  “我沒有……偷錢,救……我……”門外哭成一團了。我感到絕望了。
  我的小手非常地疼痛,脖子上的細麻繩越來越緊,呼吸感到困難,沒法喊出聲來。這時,我才知道娘不要我這個兒子了。真的要用細麻繩累死我了。
  就在我呼吸感到非常困難時,會許是閻王爺見我的年齡太小,是冤枉的,不要我死,奶奶竟然將房門的門軸撞斷了,門向我娘的身上砸去,我娘松手了,奶奶闖進房間,拉我時,我的父親也闖進房間里來,生氣地吼道:“錢是我拿走的。你怎么冤枉吉瑞了?你是他的娘嗎?為了五元錢就要孩子的米諾斯牛排餐廳命,你是人嗎?”父親一邊說一邊解我脖子上的細麻繩。
  “我不信錢是你拿走的。你有四個兒子和一個女兒,吉瑞是你最愛的,你處處護著他。”
  兩個弟弟和妹妹也進了房間,見我好好地,還在抽泣著。
  “你難道不知道他,兩歲時一場大病差點斷氣了,現在只有他的身體最差,動不動就患病。錢就在三爺的那兒,你現在去問他,他昨天說今天去買小豬,早晨,我借給他五元錢。我拿錢時,你不在家,吃早飯時也忘記告訴你。”父親解開了我脖子上的細麻繩,發現我的八個小手指勒出了血,脖子上也勒進深深的血痕。“你太狠毒了,看看吉瑞的小手和脖子的血痕。”
  “如果你騙我,我回家再在找你倆算賬,如果你護著一個做賊的兒子,我絕不會放過你的。”
  娘生氣地走了出去。
  弟弟和妹妹看看我的手問我,手和脖子還疼嗎?我說不疼是假的,現在是火辣辣地疼痛,能死里逃生了,又不算什么。
  “吉瑞,疼嗎?”奶奶含著眼淚問我。
  “很疼的,奶奶,您是我的救命恩人。”
  “你是奶奶最疼愛的孫子,你董事,勤快,聰明,爭氣。別的孩子入學有老師教,你入學時,一位老師要教三個班的學生的課,沒有老師教,你讓一位二年級的女學生教你。奶奶常聽馮靜夸你很聰明,馮靜的大哥教別丹創招牌製作 衡安護理之家班認字,你也認來了。我們家全靠你讀書給家里爭面子。”奶奶一邊撫摸我的脖子,一邊說。
  奶奶抬頭問我的父親:“五元錢真是你拿去借給你三爺了?你別忘了,我們家有八個人,或許是別人拿走了,到時,你的妻子回來,找你算賬就麻煩了。”
  “娘,一會兒您就會知道。”
  “吉瑞,你知道你娘為什么恨死你?這次要勒死你?”
  “家里為我治病花了很多錢的,娘是心疼錢的,弄死我以后,家里就不為我花錢了。”我邊說邊差眼淚。
  “你真懂事!為了給你治病花錢,你娘經常跟我鬧婚,每次我說以后不再給你治病了。你知道嗎?我們大隊跟你的年齡差不多大的孩子,沒錢治,病死了幾個。你是我的孩子,我不能讓你讓疾病奪取生命的。”
  “我們兄弟妹五個,為什么只有我的身體最差?”
  “你出生后,你的娘沒有奶水,你就沒有吃奶水,全靠討奶水吃,討的奶水只能吃一點點,天天餓肚子,所以你的身體差。我真的希望你以后不要患病。”
  弟弟和妹妹,輪流用小嘴吹我手上和脖子上的傷處。
  “我也不想生病的。我以后生病,您就不要為我治病了,惹娘生氣,我可能是沒法治好的孩子。”
  不一會兒,我娘回家了。“今天如果勒死了吉瑞是你的罪過,誰叫你不告訴我?”
  弟弟和妹妹,還有奶奶把我圍在中間,怕我再次挨娘毒打,死死地護著我。
  “你為什么不問我?就急著勒死吉瑞,我看你是想找個理由處普羅採光罩,隔音窗 可利亞吃到飽死他。”
  “是又怎么樣,誰叫他愛生病?家里的錢全花在他的身上,全家人跟著他倒霉。我們大隊跟他同齡的孩子死了個,人死了,早死早托生。”娘冷冷地說。
  大弟弟說:“細哥真可憐!老是患病。”
  奶奶說:“最倒霉的是吉瑞,出生后沒奶吃,他一患病,大女兒就詛咒他,為什么不死?進學校讀書沒有老師教,他請學生教。今天,他差點冤死在大女兒的手里。我是快入黃土的人,我勸大女兒一句,人是無價之寶,你生的五個孩子中,只有吉瑞最懂事,將來最有出息的也是他,你要好好地愛他。”

創作者介紹

一品故事網

hah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