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疼天下的父親
  那對父子,是我在火車上遇見的。他們是從武昌站上來的,一老一少,每個人背上手上都拎著大小不等的包。父親大約五十多歲,個兒不高,被整日的風塵打得黝黑。兒子的模樣像極父親,只是帶著那個年紀特有的一種張揚。上了車,父親忙著往行李架上放包,兒子已經利利落落地爬上了鋪位,耳朵里塞上耳塞,車廂里的世界便與他無關了。

 

  應該是父子兩個只買了一張臥鋪票。父親沒有鋪位,就坐在窗口的小座位上,看著兒子說:“到了學校,要跟同學搞好團結,沒有錢了就給我們打電話。”我笑著接過了那位父親的話,問:“是去送孩子讀書的么?”“是的,考了騰越工作桌南寧大學,我和他媽一輩子吃盡沒文化的苦,到他,說什么也要把他送出去。”父親的眼睛一下子就亮起來,挺了挺上身,滿臉都是驕傲。他太需要一個人,來同他一起分享那份喜悅了。
  車到長沙,已是晚飯時分,餐車服務員推著小車走近我們。父親起身遞給服務員一張十元的票子,要了一個盒飯,遞到了兒子手上。他自己則從包里找出一張黃黃的餅來吃:“我最吃不習慣火車上的飯,這是他媽給我做的,要不,給您點兒嘗嘗?”看他用一雙粗糙的大手一點點撕著有些發硬的餅,另一邊的兒子卻拿著天臣隔熱建材一個盒飯不緊不慢地吃,連讓他一下都沒有,我的心,忽然緊緊地疼了。也許,因為兒子還太年輕,還不懂得如何來體恤自己的父親。那年那月,我不是也曾如他一樣,被父親一路護送著走向人生中的一個嶄新旅程么?
  1994年9月,我去北京讀書,那是我和父親第一次出那么遠的門。到了晚飯時分,我和父親還在火車站前廣場的水泥地上坐著。父親怕我餓,就掏出包里的點心給我。不知道那張包裝紙是什么時候被風卷走的,只等我們站起身要抬步時,一位戴著紅袖章的中年男人大步流星地走過來:“罰款五塊!”我一時反應不過來。
  父親的臉卻立馬被一層討好的笑給籠住了:“同志,請高抬貴手,我們沒注意到紙被風吹到一邊了,我去拾回來,別罰吧?”“十塊!”“你看,同志,這??”“十五!交不交?”
  看著對方盛氣凌人的樣子,再看父親一臉奉承,我的眼淚都快掉下來。從來沒有哪一刻,覺得如此難堪過:“爸,把錢給他,我們走!”父親卻還在同對方磨:“好吧,我們交就是,就按最初的五塊吧?”父親在長騰通訊塑膠射出交錢,我氣咻咻地拉著行李甩開他走。
  我不明白,在家里一向脾氣火暴的父親,那一刻,卻為何沒骨氣到那種程度。他竟然一直在笑,還氣喘吁吁地追在我后面:“孩子,五塊錢,在外就夠你吃一頓飽飯,就能給你買五瓶礦泉水,咱不能跟錢斗氣啊。”就為了女兒的那一頓飯那五瓶礦泉水,父親寧愿把自己的驕傲讓對方踐踏得無處逃遁。只是,那時,我太年輕,還不能懂。
  及至我也做了母親,才明白,為了孩子,做父母的是可以忍受怎樣的煎熬。記得那個寒冬的深夜,三歲的女兒牙疼,嚶嚶地哭著不能入睡。丈夫毫不猶豫地將女兒包裹嚴實,沒有車,就一路抱著她向著遠在幾十里外的醫院奔去。女兒在爸爸的背上睡著了螞蟥平面廣告設計天台HP印表機,不再哭著叫疼。那個深冬的長夜,我和丈夫就在醫院的走道上依偎著,等到第二天早上牙科醫生去上班。事后,丈夫一臉認真地說:“我也知道去了也找不到牙醫,只想著抱著孩子往醫院走,對她,在心理上就是一種安慰。她不是走著走著就睡著了?”不知道,長大以后的女兒,再聽自己小時的這段經歷,會作何感想。倒是我,每次想起來,心里都有一種暖暖濕濕的感覺。
  誠如那位火車上的年輕學子,也許現在還不能完全讀懂父親。但我相信,總有一天,他會懂。懂得了的他,便會在與每一位父親相遇時,都會如今天的大地動物醫院我一樣,愿意從心底里去心疼天下的父親。

創作者介紹

一品故事網

hah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