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個支離破碎的家
  前言:
  沫兒總會說:親愛的,你真幸福,有一個幸福的家,有最愛疼愛你的爸媽。幸福的生活,而她......到了這時候沫兒總是沉默無言。
  她“沫子”是一個長相平凡,什么都是一般的女孩,家庭生活都不富裕,一個奇怪的家,一個本是幸福的家,一個本是快樂的生活,就因為***媽的一次又一次的欺騙,一次又一次的撒謊,一次又一次的借錢,高利貸,本都不富裕的家庭,慢慢的走上了。。。。。。。
  None1。

  童年的記憶,每個小孩都有著不同的記憶,不管是模糊或是清晰,快樂的還是難過的,都是最美好的記憶,忘不掉的回憶,沫子說:26年前,她是一個出生在農村的女孩,出生在一個貧困的家庭,即便是這樣但她卻生活的很幸福快樂,她有一個很疼愛她的爺爺奶奶,爸爸媽媽,而她的爸爸因為家里窮,只有背景離鄉和同鄉們一起去外地打工,而沫子也只有在每年的春節或者有時是板橋婦產科主治墮胎,人工流產兩年三年才能夠見上她的爸爸一次,可是她還是很高興,因為爸爸很愛自己,或許是窮人家的孩子早懂事吧!她知道爸爸是為了這個家。而她的媽媽要撐起這個家,在農村只有種地,種菜才有得吃,沫子說:奶奶有哮喘病,而媽媽有可能在半夜要去幾公里外的鄉村醫生那里幫她買藥,對婆婆的孝順,從她的記憶里,很少有吵架,可能是因為太累了吧!有時候她總會罵她、打她,可是奶奶只有在這個時候會吵架,因為她不愿看著自己的孫女被打、被罵。她的爺爺是一個部隊回來的老實人,只知道種地干活,可是他每月都有點退伍的錢,而他卻不舍得,可是在每逢趕集的時候他總會給他的孫女買吃的回來。
  直到她7歲那年她多了一個弟弟,或許農村都有著這樣的思想,重男輕女,可是她的爺爺奶奶、爸爸媽媽,還是一樣的愛她,喜歡她,可是慢慢的她挨打挨罵的次數還是一次比一次的多,她總是默默的承受著因為她知道。從小踩著板橔學做飯,沫子說:即便是那樣,那時候在農村在那個村里她最幸福了,因為每次放學回家無論什么時候她的銥特爾pos系統 家樂除蟲除白蟻
奶奶總是鍋里給她熱著熱騰騰的飯。每次放學回家多遠就會開始叫著奶奶奶奶,而奶奶也總是在大門口望著她的孫女,那種慈祥微笑的臉,不管十年,二十年,等到她老了她永遠也忘不了,她的奶奶。沫子說:
  None2。
  或許幸福的生活總是不自足的,總是不懂得去珍惜的,而是把它當成了一種習慣一種理所當然的事情,一種不以為然的事,沫子說:那年她13歲是在她小學快畢業的最后幾天,她永遠也沒有想到,那是她失去最愛最愛的奶奶的日子,她怎么沒有想到是她,讓她的奶奶最愛她的奶奶就這樣離開了,還記得那是放假在家的她,就去地里幫媽媽干農活,直到她對媽媽說;我餓了,媽媽說;你先回去吧,奶奶肯定在做飯了,就這樣她她先回家了,可是等到她回家一進門看見奶奶還坐在那里,或許是平常一回家就有著飯吃的習慣,看著冷鍋冷灶的她,開始兇她最愛的奶奶,沖著優可團體服 可利亞火鍋奶奶發脾氣的她,卻沒有察覺到奶奶身體不舒服,奶奶有氣無力的說:你別發脾氣了,我身體不舒服,要不你先去做,或者等會***媽回來了再做,我去睡會,不知道是因為太餓,還是生氣,一點也沒有注意到奶奶的變化,最后是***媽回來做的,而奶奶什么卻不想吃,最后就吃了一點羹。
  誰也沒有發現有什么不對勁,都吃完了飯,中午休息一會,而從小就是和奶奶睡一張床的她,就在那天中午她卻睡到了***媽的床上,等到中午一點多鐘的時候,她的叔叔把她打醒了,他說:快起來,你的奶奶走了,去世了,她不知道她是怎么從媽媽的床上下來走到奶奶的床邊,可是當她走到奶奶的床邊看到的卻是一具冰冷的尸體,當她用手去觸摸她的身體再也沒有溫度,而那個從小就駕著她身上睡覺,每晚都會起來為她蓋被子的奶奶再也沒有了,連最后一點余溫也沒有了,從小就膽小的她,而她卻一直守在奶奶的床邊,怎么也不離開,她只知道哭,只知道一動也不動的呆在床邊。是她,她覺得是她兇了奶奶奶奶才會走的,她,一直在那默默的說:奶奶,對不起,奶奶對不起,奶奶對不起。最疼愛的騰越工作桌奶奶就這樣離開了她,而就在她奶奶去世后,她從小都沒有印象的外公也來了。對于其它人來說生離死別是最常見的事,而對于沫子來說:是她,她覺得是因為她她的奶奶才會那么突然的離開,從那以后她的笑容也慢慢的少了。
  None3。
  當她慢慢從悲痛里走出來,慢慢的開始了像往常一樣的生活,從奶奶走后,爸爸還是一樣的被迫出去打工掙錢,而她因為中學離家很遠,就只有星期六星期天回家,家里只剩下爺爺和媽媽和外公,這樣的生活一天天過去了,直到有一天,她如同往日一樣背上書包準備去上學時,而她的爺爺叫住了她,說:沫子,我昨晚夢到你奶奶了,明天就是你奶奶去世一百天的日子,可能是她想我了,我聽到她在臥室里叫我,沫子,我想,我想,等了片刻,爺爺說:現在把大門的鑰匙交給你,我以后都用不上了,恩,好的,她沒有問爺爺為什么,拿了鑰匙她就如往常一樣上學了,沫子說:因為年齡小根本都想不到是什么意思,直到后來她才,那是第二天的下午,正在上課的她,卻被叫了出去,原來是她的叔叔,叔叔對她說:沫子,你的爺爺走了,去世了,眼淚不自覺的流了出來,直到現在她都不記得是怎么聽叔叔把話說完的,到那是她才明白為什么爺爺要把鑰匙交給她,等她到家時,她的家里已經來了很多人幫忙。而爺爺已經靜靜的躺在那里,剩下的只是一具冰冷的尸體,而從前那個會給她唱歌給她零用錢的慈祥的爺爺,再也見不著了。就這樣最愛她的爺爺奶奶就在這相隔3個月的時間里相繼去世了。永遠永遠的離開了。
  None4。
  或許在農村來說,一年內發生了這么多事,一下走了兩個人,真的有些無法接受,就在那年在沫子家發生了太多太多的事情,因為她和弟弟年齡都太小所以那時候有太多的事情是她們不知道的,也就是在那年年底她們離開了農村,離開了最愛她的爺爺奶奶,離開了她最愛的家鄉,離開了她的小伙伴們,離開的她土生土長的農村。
  即便她離開了她的爺爺奶奶,她也忘不了他們那慈祥的面孔,愛她的微笑。有時候她也總會夢到她的爺爺奶奶。她知道,那是因為她太想念他們。
  從那時起她的爸爸媽媽開始在柏妮斯廚具她舅爺開的工廠里面工作,慢慢的家里的條件也開始有所好轉,她的爸爸是負責廠里的一切和維修工,媽媽在廠里幫忙做飯,慢慢的,沫子和弟弟的零用錢一天比一天多,也慢慢的習慣了新家的感覺,和那里的熱鬧氣氛
  沫子說:不知道從什么時候開始,他們開始了爭吵,媽媽總是有那么多的不滿,那時候的她已經在讀初二了,也開始慢慢的了解一些事,不如說:當他們回老家總會從村里的人那里聽到一些關于她家的事情。她說:有時看到爸爸心情不好,總是會問爸爸到底發生什么事,可是他總會說:你現在把你的學習搞好就可以了,其他的事以后我會慢慢的告訴你的。她聽了爸爸的話,再也沒有過問關于他們的事情。
  None5。
  在沫子認為,幸福其實很簡單,就是一家人在一起,身體健康,快樂的生活,就是兩姐弟在一起玩游戲爸爸抽著煙坐在旁邊看著,就是飯做了媽媽總是會在樓下大聲的喊,而我們卻半天都不動看她生氣時的樣子,偶爾也會真的發脾氣吵。可是不一會就沒事了。她們姐弟兩的感情也慢慢的從最開始兩人打架吵架掙東西,變的很好。而她的爸爸因為知識多所以也喜歡寫字。看書。他總希望兩姐弟能夠好好讀書,那時候因為家里窮,讀不起書,而現在不一樣了,他總想供他們上大學。而媽媽也是一個很能干的女人,什么東西一學就會。幸福的生活其實就這么簡單。
  時間一天天過去了,工廠里面的人越來越多,拉貨的司機也越來越多,慢慢的和她們家也越來越熟悉,沫子說:媽媽總是很快就會和所有的熟悉。直到現在也不明白。
  沫子初中畢業了,她報考了一所醫學院,因為她不想上高中,直到收到通知書那一刻,她爸爸看了看,開始沉默大地動物醫院,她知道因為家里沒有錢,而舅爺那里因為某些原因更是困難,所以沫子放棄了上醫學院的準備,她將想法告訴了爸爸,說:爸爸,就讓弟弟一個人讀書,我現在已經成年了,我可以出去打工,再也不想讓你這么辛苦的工作,我可以掙錢了,因為媽媽有病又要經常看病吃藥,可是爸爸,怎么也不同意,到處借錢,到了該去學校報到的時間了,她沒有任何準備因為她早已打算放棄她的學業了,可是她的爸爸卻親自把她送到學校,因為她不會疊衣服還是爸爸一手教會了,把所有的事情都辦好了才離開,離開的時候說:沫子,錢你不用擔心,生活不要太節約了,要吃好,知道啊嗎?
  她知道家里情況,不想讓爸爸媽媽那么辛苦,所以她總是很節約,她不會亂用錢,直到她醫學院畢業了,想終于可以為爸爸媽媽減輕負擔了,可是在這個時候工廠卻出現了情況,慢慢的不久就倒閉了,到那時侯她才知道原來因為幫他們度過難關,而自己最善良的爸爸為了幫自己的舅舅卻自己去借錢幫他,可是,工廠沒了,錢沒了,連自己的工資都沒有了。她們一家不得不再次搬家,在離她弟弟最近的學校不遠處租了一套房子住下,而她的爸爸又開始到處打工,為了弟弟和一家人的生活。媽媽在酒店里也找到了一份不錯的工作。終于那種久違的幸福感又回來了。
  或許是從小都不曾讓爸爸媽媽操心的她,就是這么懂事,在她畢業幾個月里,她就找到了工作,在一家醫院上班,雖然工作不高,可是她總算可以不用向爸媽要錢了,而這時弟弟也上高中了,可能是因為兩姐弟都懂事的原因,讓她們輕松了不少,而爸爸也感覺年輕了不少,看著女兒的工作不錯,兒子的學習也很爭氣。他終于放松了。
  None6。
  沫子說:已經在工作的她,每次回家回到鎮上媽媽也總是爭著給車費即便只有五元錢,每當走到超市去媽媽也總會對著弟弟和她說:你們要吃什么啊!她也總是會給他們買很多的零食,在那時候因為媽媽在酒店里面工作,她也總是很大方的為孩子們。
  直到后來沫子總是隔三差五的會接到媽媽的電話,而不再是以前總是拿起電話就說:你好不哦,吃的怎么樣,夏天怕你熱遭了,冬天怕你凍著了的媽媽。她總是說:你一個人要注意哦。多吃點,吃好點,別太節約了,知道嗎?那時候的她,真的很愛她的媽媽,她對朋友們說,她的媽媽怎么怎么的好,這些朋友也總喜歡到她家去玩,因為媽媽真的是很喜歡熱鬧,對人很熱情。
  電話響了,是那熟悉的鈴聲,拿起電話原來又是那個熟悉的號碼,有時一天會想很多次的號碼,而那不是別人又是她的媽媽,沫子說:有時候我真的是不想接,我已經不知道這樣的日子有多久了,當她慢慢的回憶起時,才發現已經是她工作兩年時間了,而她的工資也總是在媽媽一次又一次的電話后,存進了銀行。
  沫子,你還有錢嗎?你弟弟的生活費,沒有了,你可以給我借點嗎?每次總是這樣的話,沫子,你發工資了嗎?我的胃疼了,我的頭痛了,我沒有錢了,沫子說:在那幾年里,她的生活就是這樣,害怕電話響,害怕看到那個熟悉的號碼,聽到熟悉的聲音,因為她已經,無力了。
  None7。
  那年弟弟高二了,學習也越來越緊張,而爸爸還是堅持在外地打工,媽媽還是在家帶弟弟,在鎮上打工幫別人,不知道為什么媽媽的人員特別好,認識的人也特別多,而爸爸寄到家里的錢,我給媽媽的生活費也總是不夠用,當我們問她時,她總說:弟弟要用錢,我生病要看病人,因為是我們的媽媽,所以我們選擇了相信她。
  沫子說:那年春節回家過年,而她也帶著她的男朋友回家了,可是回到家讓我們有些傻眼,家里莫名的多了一個男人,讓人很奇怪,為什么過年都不回家,在我家干什么啊!而他似乎也把這當成了自己的家,是那么的La Vida雜貨網壁貼  隨便,自如。當媽說:讓我們叫他舅舅,似乎看上去年齡比媽媽要小很多,她說是她認的一個弟弟。心中的別扭無從說。
  轉眼間,弟弟上高三了,而媽媽找到了另外一份工作,而爸爸也從外地回來,在鎮上打工,還記得爸爸剛回家時,一下船就到單位找我:沫子,你知道,*** 媽在家干什么嗎?一個人我那么多錢都不夠用,我開始有些不懂了,我說:媽媽不是說你沒有給她寄錢,她總是找我要。我把我的所有錢都給她了,原來如此。
  None8。
  爸爸開始在鎮上做電工了,慢慢的發現爸爸的皺紋多了,白頭發也多了,嘆氣聲也漸漸的多了,直到有一天,電話響了,原來是爸爸的電話,喂,喂,沫子叫了兩聲,爸爸,沒有反應,開始還以為是電話有問題,可是后來爸爸終于說話了,說:沫子啊!我覺得很累,我不想過了,我真的想死了,聽到后,眼淚不自覺的掉了下面,原本在上班的自己,立刻請假回到家,發現爸爸不在家,我發瘋了似的到處找,爸爸,你怎么在這啊!嚇死我了。看著爸爸還掛著淚珠的臉上,真的好難受。
  看到爸爸那一瞬間突然發現這是我爸爸嗎?怎么這么蒼老啊!眼淚怎么也控制不了,說:爸爸我們回家,坐在沙發上一動也不動的爸爸,終于像我說出了所有的事情,當我聽了嚇了一大跳,這是我的媽媽嗎?這是我的親人嗎?
  原來在像我和爸爸要錢的媽媽同時還在到處借錢,只要是認識的人原來都借了一個遍,我再也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緒,想想那些高利貸,想想這么多的帳,想想每天都有這么多人聽說爸爸回來了,一個一個的接著來要賬,有誰可以撐下去。我無法想象那么多的了那里。
  None9。
  沫子,你安心的工作,既然錢了別人的錢,我們還是得還,爸爸說:是啊!欠債還錢,可以這么多錢,要這么還,直到后來,沫子才知道,爸爸因為還帳,一天吃的是什么啊!我無法想象,而沫子也因為工作,很少回家。
  而這個時候沫子也換了工作,弟弟也找到了工作,原本沫子開始給爸爸做工作,離開那個傷心的地方,直到有一天,沫子對爸爸說:你們離婚吧!別太累了,不知道是爸爸真的累了,還是可以放下了,爸爸終于開始考慮離婚,爸爸說:我也累了。
  None10。
  沫子說:就在爸爸終于決定時,卻誰也沒有想到一場意外,讓這個本快分離的家,而徹底的破裂。意外都總是讓人難以接受,沫子說:她怎么也沒有想到,這是她要承受的,為什么是這樣的結局。
  而她到這時才深深的反醒,原來自己是一個連做女兒最基本的都沒有做到,每個人都很清楚生命就一次,但在這生命有限的保鮮期內,往往大家都在等待。等待自己有一天、等待爸爸媽媽老后如何去孝順他們。等待……而她就是這樣讓自己留下了一生的遺憾,還記得有一篇文章朱自清的《背影》。其中有一句話“樹欲靜而風不止,子欲養而親不待”。
  爸爸的驟然離世,讓她深切地領悟到了這句話的無賴。每想一次,就如同把未愈合的傷疤揭開一次,讓她痛到無法自持,經常會從夢中驚醒,就如同當初看到讓那帶有一席溫度的身體慢慢的變成一個冰冷觸及不到任何一點點的感覺,離自己越來越遠去而束手無策,而只能用逃避去掩飾自己的痛苦。
  沫子說:還記得那年秋天,那一天或許是她這一輩子永生難忘的記憶,坐在客車上急切盼望汽車快點讓她到家,讓她見到那個躺在病床上全身都插著管子那個瘦小的身影,她的爸爸。還記得那天下午家里打電話說你的父親出事了,就那么一點高的地方摔了下來,或許他們只是不要讓我太擔心所以對她說你的爸爸會沒事的,不過你快回來一趟吧!到醫院了,感覺很靜,也許是夜深了吧!因為是ICU病房根本不讓進,不過最后硬磨著還是讓我進去了,可憐的爸爸那個瘦小的身體卻一動也不動的躺在病床上,全身都插著管子即便是呼吸也是靠呼吸機維持著,她努力的喊著喊著爸爸,可是爸爸卻一點回應也沒有,這個時候她才知道原來爸爸已經快不行了,可是即便是這樣她卻不想讓那帶有一席溫度的身體慢慢的變成一個冰冷觸及不到任何一點點的感覺,即便自己知道爸爸也越來越離自己遠去,醫生說病人的血壓已經將升壓藥物用到最大量了,BP還是不行,你們要放棄嗎?這些有誰不懂呢!可是她卻仍然想爸爸就這樣靜靜的躺在這里也好,即便我不能夠在他的病床邊陪著他,照顧他,護理他,可是卻等待著每天下午三點鐘可以去見他一面。
  或許她是在期盼會有奇跡發生吧!明明知道這是不可能的,可是她就是這樣天天盼著盼著,可是...即便是這樣,父親還是.......也許是父親辛苦了幾十年,他也想好好休息吧!或許是因為不想讓我難過所以一句話也不說就這樣走了,連最后一面也不忍心讓我們見著,是這樣嗎?
  爸爸!可是你知道嗎?你就這樣走了,我們會怎么怎么樣呢!你知道嗎?我們只會更加的難過更加的傷心更加的感到自責、你怎么就這樣忍心呢!爸爸!
  None11。
  沫子說:爸爸,兒時的記憶總在腦海里浮現,你的笑容好慈祥,從有記憶開始爸爸都很帥,知識也多,還記得父爸爸總是說,因為數學成績最好還給你叫了一個外號:阿爾法,你還記得嗎?或許你都不知道了吧!可是我記得,你的字也寫得特漂亮,誰要寫東西總會找你,你記得嗎?你的英文也寫的特別的好,我真的好喜歡,你不管在哪里無論心理裝著多少不愉快的事,你面帶著微笑對待大家,所以無論你走到哪里,每個人都是會說你人真的很好,什么事從來只會為著別人想從不會考慮自己,就算是你幫別人借錢最總讓你自己還,你都沒有說什么,我知道畢近是你的親人嗎?可是他們呢!會怎么樣,是怎么對待你的,其實到現在還有很多事我都想不明白,是不是真的已經不重要了,對吧!爸爸,或許有時候有一顆善良的心也是錯誤的吧!對嗎?
  爸爸,你花那么多錢讓我去讀書,畢業了,工作找到了,每天我都像你一樣,無論有什么不愉快的我都面帶微笑的對待每一位病人,認真做好每一項工作,可是這幾年來我都干了些什么,沒有能夠幫你分擔一點點的壓力與辛苦,原來有這么多的事情所有人都知道,可是你卻不告訴我不讓我知道,就是這樣你才連一句話也不和我說就離開嗎?你連最后一面也想見到我嗎?即便我是一個護士有怎么樣,連自己的爸爸躺在病床上我卻不能夠為他做任何一丁點的事情,哪怕是幫你擦擦身子,洗一次臉也好,我這個女兒護士稱職嗎?爸爸你會怪我嗎?爸爸對不起。
  None12。
  或許人走茶涼這句話真的沒錯,爸爸走了,媽媽變了,村里的人也變了,從來沒有聯系的,找我,原來不是安慰,是要錢,還是很親的人,就為了1800元錢,還對別人說:如果不是因為要錢我不會來幫忙,是啊!連最親最親的人,還要拿債來抵情,這算什么,沫子說:從來不知道人原來是這樣的。
  而那些天她已經記不清自己是怎么度過的,因為生活在失去爸爸的悲痛中,還得要承受著那些來要賬的嘴臉上,走到街上都怕被要賬的人攔在路上,每天的電話全是要賬的,爸爸還躺在里面,一張張得欠條就已經出現了。
  爸爸走了,賠償的錢拿到了,帳還了,留到最后剩下的就是一張張的欠條。沫子說:媽媽也走了。而這個家就這樣沒了,爺爺的離去,奶奶的離開,爸爸的意外,這個家散了,連最后一點的親情味也淡了。
  后記:爸爸,你走之后,我一直想用自己的文字記下你,記下你的一生,記下你的點點滴滴,可是,我卻無從說起,因為,我怕,我怕自己拙劣的文字根本沒有這個表達能力,更覺得自己有限的認知水平根本無法理解你。爸爸,你是那么親切、親近,可是我應該怎么做呢!披上繁華的外衣,將寂寞藏在心底……不,我分明看見有什么閃著微弱的光,漸漸明亮,刺眼!——是感恩。無須繁華的外衣,那只是宿命不堪一擊的飾品,惟有感恩之心,是人性至真至純的情感。

創作者介紹

一品故事網

hah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