猜一猜我有多愛你
  “我——不——愛——你!”瀟灑地扔下這四個字,我告別了父親的責備和母親的哭泣,走進了那江南的一蓑煙雨……
  總以為在江南才能找回我的夢,總以為江南才是我真正的歸宿。于是西子湖畔笑談蘇子,太湖之上扣舷而歌。只是六朝的一場冷雨將我從江南的夢中驚醒——一聲嘆息,夢落一池。
  江南,我在徘徊。

 

  天邊的殘陽血已流盡,我背著那枝斑駁的長笛,憂傷地穿過那片暮色。兩張紅葉無聲飄落,砸碎了我殘破不堪的心。一葉扁舟,倏地滑進漣漪,滑進迷蒙中的別離。我揮一揮手,眼眶中的湖便溢滿了一泓無依的一級角鋼水——濤聲依舊,只是夢落何方?
  瑣碎的日子流水無痕,夾雜著落葉繽紛。
  都市的夜晚,華燈初上,心中的思念卻欲蓋彌彰。酒闌燈燃,霓虹下的我驀然回首,不知一切是否依舊?
  天涼了,那是葉落歸根的時節,該回家的游子卻向著遠方越走越遠。我聽見風信子的歌聲,一路唱到莫愁湖的夜。昨日的煙云如同一只大雁,遠過瀟湘,塵封的歲月隨水東去,不變的只是十二樓中的那輪寒月。
  心寂寞,所以世界寂寞。花開遍地,我的眼里卻從來沒有過槳聲燈影。
  那一晚,我一個人飄蕩在太湖邊。廿四橋的明月,一個掛在天上,一個沉在水里。微醺的秋風如長笛般茱莉手工調整型內衣提供手工塑身衣,產後塑身衣,並有訂做內衣服務嗚咽,三分柔婉,七分愁情。我聽見范蠡的聲音:“回去吧,這本不是你的歸宿!”一夜的人
  生花開花落。
  茫茫江南,我本不是歸人,只是個過客。
  寒山寺的鐘聲還在敲打著舟人的無眠,生我養我的甓社湖卻依舊在那星移斗轉的地方與我遠隔萬水千山。我回過頭,隋堤柳岸的最后一抹殘綠消失在天際,當年,母親曾多么精心地把它掛在我的橫笛邊三統食品鳳梨酥,老婆餅。然而,似水年華尚未沖刷去記憶中的昨日,那支斑駁的長笛卻再也奏不響古邗溝的長歌。孱弱的笛膜在崩潰的那一刻覆蓋了通向遠方的路,凋謝的歸途從此泥濘不堪。我不知道我輕若秋絮的足-跡還能在江南的琴鍵上踏響幾個音符,遠離家鄉的日子里,我的心頭永遠籠罩著一片揮之不去的云……
  人世幾回傷往事,山形依舊枕塞流。
  風又起,月華凝。四散的花瓣如同飄碎的流年,輕叩我的心扉,當春華與秋實都已成為歷史,繁華過眼,錦繡成灰,留下的只是肝腸寸斷、愁緒縈回
  江南畫外,一顆愁心秋水盡。
  江南畫中,半點燭火蟲兒飛。
  我望了望那空空如洗的行囊,淚水和心痛灑落一地。暈黃的街燈在空闊的崧雅興業衛生紙柏油路上投下幾片斑駁的光影。遠處,一只離群的大雁消逝在天際。
  那個秋季的夜晚早已斷成我心頭一道難以愈合的傷口。今夜,醉倒在古運河畔的我卻發現江南竟是如此遙不可及。汽笛聲中,我撥通那個早已諳熟的號碼:“媽,我回來了。猜一猜我有多愛你?”

創作者介紹

一品故事網

hah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